来自 科技 2019-02-25 06:42 的文章

我们的科技创新为何离黑科技如此遥远?

北京时间10月17,神舟十一号飞船发射成功。据悉,两名航天员将在太空驻留30天,与天宫二号交会对接,让中国离建造首个国际空间站又近了一步。

有国外媒体认为,“中国计划将在2022年完成独立空间站的建设,这很有可能会是2024年国际空间站达到使用期限后太空唯一的空间站。这意味着,中国正在向‘宇宙强国’迈进。”

虽然这类消息让人欢心鼓舞,但是有一个令人尴尬的现状却是,纵观国内互联网科技圈,真正拥有创造尖端技术能力的科技公司几乎屈指可数。有人说,国外的主流科技公司都在研究该改变人类的尖端技术,我们却还在研究怎么取悦用户,怎么竞价排名,怎么跑分。

这虽然有夸大的成分,但是,我们的确可以看到,相对于国外互联网科技巨头们的热衷科技研究,我们更喜欢卖手机和追风口,并将其视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重要战略。

国内外科技公司正形成尴尬对比

前些时日,马斯克在IAC上洋洋洒洒地讲解了他的火星移民计划,誓将人类送往新星球。扎克伯格日前被炸掉的那颗价值2亿美元的Amos-6通信卫星,更是其将宽带服务覆盖至整个非洲的壮志雄心;而谷歌也正以AI、量子计算机、太空电梯等布局新一轮的科技竞争。

这些超级科技巨头,事实上并没有一个是以跨界卖手机走到如今的。

隐形传输、太空移民、全球互联,我们总以为遥不可及,也总认为这应该是举全国之力才能办到的事情,孰不知国外企业巨头早已经从仰望星空向踏足银河疾走,而我们依然在衣食住行的市场上勾心斗角,追名逐利。

一场比一场酷炫的发布会,成为每天科技圈的最大谈资,千篇一律的拿着配置当创新的故事,成为资本涌入的驱动力。除此之外,感受到的就是更多的商业逻辑的浮夸。

此前,阿里旗下的聚划算曾宣布将会联合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、中华航天博物馆,计划于2017年发射全球首颗电子商务卫星——聚划算号,这听起来是一次非常大胆的尝试。

三方首次将互联网与航天相结合,共同探索包括火箭脱落材料定制、太空农业等创新项目,为中国航天科技寻找更为多元的商业应用空间,并拉近普通人与航天科技的距离。

但事实上,这却是一场炒作意味大于科技发展的营销。这次合作拉近的可能是外星人与阿里的距离。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向外星人发出“到地球购物”的倡议。

当然,阿里巴巴或许会成为云计算领域中的佼佼者,在目前的大数据时代流光溢彩。而百度转型人工智能或许会后来居上,将其应用于众多领域,腾讯或许依靠众多用户开发VR产业独具优势。

但是无法否认,在具有高度前瞻性的科技领域,国内商业巨头甚少涉足,为什么我们所具有的创新能力跳不出西方商业模式的框架,为什么我们总在西学东渐的道路上试图用革新来掩盖外来这一本质?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冰水为之而寒于水,我们何时才能在科技创新上真正的强大?毕竟,除了商业化,我们应该还有很多事情可做。

初期的模仿成功导致创新动力不足

《沸腾十五年》中提及:互联网在美国的每一个细小的创新,在太平洋西岸,都会有人进行学习、借鉴甚至模仿和跟随。这在之后甚至形成一套约定成俗的成功路径:用最快的速度学习美国最成功的商业模式,迅速本土化,赢得用户,获取收入,然后再到美国资本市场上市,融资后再进行发展,以此形成自己特有的创新。

这样以模仿起家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最初发展阶段大为流行,成为推动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内在动力。

腾讯最早的杀手锏QQ是对ICQ的模仿,搜狐对应的是雅虎,百度借鉴谷歌崛起,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。

最早的一批互联网创业者因为处于新兴事物刚刚引进的阶段,借鉴和模仿无可厚非,正是由于他们创造的这条捷径大大地推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步伐,也正是这条连接美国和中国信息的绿色通道开阔了我们的全球视野,令初创企业能在互联网浪潮中搅弄风云。

但是历经20余年,我们似乎仍处于模仿式创新阶段。在近几年掀起狂风浪雨的互联网风口,几乎无一例外是建立在模仿之上,硅谷也已成了国内互联网科技公司的朝圣地。而值得庆幸的是,这一成功路径竟然依旧能在本土大放异彩。但是,当模仿成为一种习惯,创新的动力在潜移默化中似乎也正一点点消逝。